妙果寺>有关于宿觉禅师的历史文献
新到法宝,欢迎请阅

欢迎进入:天圣山安福轩

天圣山安福寺网络法宝流通处

安福利生微信平台
扫瞄以下图片
微信号: AFLSGW
有关于宿觉禅师的历史文献

一、唐代李邕 《神道碑》摘文

李邕(678~747),即李北海,唐代书法家。字泰和,广陵江都(今江苏省扬州市)人。李邕少年即成名,后召为左拾遗,曾任户部员外郎、括州刺史、北海太守等职,人称“李北海”。唐人说李邕前后撰碑八百首。杜甫诗曰:“干谒满其门,碑版照四裔。丰屋珊瑚钩,麒麟织成罽。紫骝随剑几,义取无虚岁。”

李邕书写的《神道碑》(佚)中记载:“有六祖以来,禅师颇众,显者三人:南岳怀让、清源行思、永嘉宿觉也。”五代《祖堂集》著慧能弟子八人、北宋《景德传灯录》著十九人,玄觉均列其中。

 

二、《祖堂集》“一宿觉和尚”

《祖堂集》在中国久已佚失,是日本学者于20世纪20年代在 朝鲜发现的现存最早的禅宗史书。二十卷。五代南唐泉州招庆寺静、筠二禅僧编。收在《禅宗全书》第一册。全书内容记述自迦叶以至唐末、五代共二五六位禅宗祖师的主要事迹及问答语句,而以南宗禅雪峰系为基本线索。 

祖堂卷三·一宿觉

一宿觉和尚嗣六祖,在温州。师讳玄觉,字道明,俗姓戴氏,温州永嘉县人也。内外博通,食不耕锄,衣不蚕口,平生功业,非人所测。曾在温州开元寺,孝顺亲母,兼有姊,侍奉二人。合寺合廓,人谤其僧。有一日,亲母下世,著麻,未抛姊,又更被人谤,其僧不能观得。有一日,廊下见一禅师,号曰神策,年近六十有余,弟姊两人隔帘见其老宿,姊却向弟曰:“屈老宿归房里吃茶,还得也无?”弟便出来屈其老宿。老宿不欲得入,见其僧苦切,老宿许之。老宿去房里,女出来相看曰:“小弟容易,乞老宿莫怪。”便对老宿坐,又教弟坐。三人说话次,老宿见其僧气色异于常人,又女人亦有丈夫之气。老宿劝其僧曰:“孝顺之事,自是一路,虽明佛理,未得师印。过去诸佛,圣圣相传,佛佛印可。释迦如来,燃灯授记,若不然者,即堕自然矣。南方有大圣,号曰慧能禅师,可往礼足为师。”僧对曰:“昨者母亲下世,只有姊,独自无人看侍,争抛得?”姊却向弟说:“弟莫疑我,某甲独自身,取次寄住得,但自去。”弟僧从此装裹,却去寺主处具说前事。寺主曰:“师兄若这个善心,某甲身已不能去得,某相共造善因。师兄但去,莫愁其姊。某甲孝顺,但唤来他房里。”其僧一一依他寺主处分,唤姊去守主房里安排了,便发去。 

其弟僧年当三十一,迤逦往到始兴县曹溪山,恰遇大师上堂,持锡而上,绕禅床三匝而立。六祖问:“夫沙门者,具三千威仪,八万细行,行行无亏,名曰沙门。大德从何方而来,生大我慢?”对曰:“生死事大,无常迅速。”六祖曰:“何不体取无生,达本无速乎?”对曰:“体本无生,达即无速。”祖曰:“子甚得无生之意。”对曰:“无生岂有意耶?”祖曰:“无意谁能分别?”对曰:“分别亦非意。”祖曰:“如是如是。”于时大众千有余人,皆大愕然。师却去东廊下挂锡,具威仪,便上礼谢,默然击目而出,便去僧堂参众,却上来辞。祖曰:“大德从何方来?返太速乎?”对曰:“本自非动,岂有速也?”祖曰:“谁知非动?”对曰:“仁者自生分别。”祖师一跳下来,抚背曰:“善哉,善哉!有手执干戈。”小留一宿,来朝辞祖师。禅师领众送其僧。其僧行十步来,振锡三下曰:“自从一见曹溪后,了知生死不相干。” 

其僧归来,名号先播于众人耳,直道不可思议人也。收过者无数,供养者不一。从此所有歌行偈颂皆是其姊集也。师先天二年十月十七日迁化,春秋三十九,敕谥无相大师净光之塔。

 

三 、 惠洪《林间录后集》“ 永嘉和尚像赞并序”

惠洪(1071-1128),一名德洪,字觉范。宜丰县桥西乡潜头竹山里人。宋代著名诗僧。

永嘉和尚像赞并序

永嘉尊者。初阅维摩经发明心要。欲定宗旨。遂造曹溪印可。于祖师一宿而去。世咸以一宿觉名之。予读其歌词。究其履践。如尺围钥合。未尝不置卷长叹。想公之为人硕大光明壁立万仞。而视今之学者寒酸锁细纷纷蠢蠢。宗教兴衰于兹可知矣。为之赞曰。

情根无功。意识无作。现量圆成。见闻知觉。如镜受灯。光无坏杂。烈火焚烧。河流湍逝。谷风怒号。大地依止。俱无知思。亦复如是。此涅槃门。如鼓涂毒。曹溪挝之。闻者僵仆。以槌授公。万象惊缩。光明之语。粲如日星。精严之行。清如玉冰。唯不传者。与空相应。我初学道。如握如拳。晚乃觉之。如手安然。有时而用。搏取大千。

 

四、《宋高僧传》“唐温州龙兴寺玄觉传”

《宋高僧传》又称大宋高僧传,凡三十卷。宋代赞宁(919~1002)著。本书的记载上接唐代道宣的《续高僧传》,下迄宋朝雍熙年间,对了解唐宋时期佛教的兴盛发展及其对政治、文化诸方面的影响有重要参考价值。收于大正藏第五十册。

唐温州龙兴寺玄觉传

释玄觉。字明道。俗姓戴氏。汉末祖侃公第五燕公九代孙。讳烈。渡江乃为永嘉人也。总角出家龆年剃发。心源本净智印全文。测不可思解甚深义。我与无我恒常固知。空与不空具足皆见。既离四病亦服三衣。德水沐其身。所以清净。良药治其眼。所以光明。兄宣法师者。亦名僧也。并犹子二人并预缁伍觉本住龙兴寺。一门归信连影精勤定根确乎不移。疑树忽焉自坏都捐我相不污客尘睹其寺旁别有胜境。遂于岩下自构禅庵。沧海荡其胸。青山拱其背。蓬莱仙客岁月往还。华盖烟云晨昏交集。粤若功德成就佛宝郁兴。神钟震来妙屋化出。觉居其间也。丝不以衣耕不以食。岂伊庄子大布为裳。自有阿难甘露作饭。觉以独学孤陋三人有师。与东阳策禅师肩随游方询道。谒韶阳能禅师而得旨焉。或曰。觉振锡绕庵答对。语在别录。至若神秀门庭遐征问法。然终得心于曹溪耳。既决所疑能留一宿。号曰一宿觉。犹半遍清也。以先天二年十月十七日。于龙兴别院端坐入定。怡然不动僧侣悲号。以其年十一月十三日殡于西山之阳。春秋四十九。初觉未亡前禁足于西岩。望所住寺喟然叹曰。人物骈阗花舆蓊蔚。何用之为。其门人吴兴兴师新罗国宣师。数人同闻皆莫测之。寻而述之曰。昔有一禅师将诸弟子游赏之次。远望一山忽而唱曰。人物多矣。弟子亦不测。后匪久此师舍寿。殡所望地也。西山去寺里有余程。送殡繁拥人物沸腾。其感动也若此。又未终前有舒雁千余飞于寺西。侍人曰。此将何来。空中有声云。为师墓所故从海出也。弟子惠操惠特等慈玄寂。皆传师之法为时所推。后李北海邕为守括州。遂列觉行录为碑号神道焉。觉唱道著明修证悟入。庆州刺史魏靖都缉缀之号永嘉集是也。初觉与左溪朗公为道契。朗贻书招觉山栖。觉由是念朗之滞见于山。拘情于讲。回书激劝。其辞婉靡其理明白。俾其山世一如喧静互用。趣入之意暗诠于是。达者韪之。终敕谥号无相。塔曰净光焉。

 

五、五灯会元  永嘉玄觉禅师

中国佛教禅宗史书。20卷。宋淳钓十二年(1252),一说绍定间杭州灵隐寺普济编集。有宋宝祐元年(1253)和元至正二十四年(1364)两个刻本。宝祐本于清光绪初年始由海外传归,卷首有普济题词,王庸序。卷末有宝祐元年武康沈净明跋。至正本比较流行,为明嘉兴续藏和清《龙藏》所本(清《龙藏》析为60卷)。 

永嘉玄觉禅师

永嘉真觉禅师,讳玄觉,本郡戴氏子。丱岁出家,遍探三藏。精天台止观圆妙法门。于四威仪中,常冥禅观。后因左溪朗禅师激励,与东阳策禅师同诣曹溪。初到振锡,绕祖三匝,卓然而立。祖曰:「夫沙门者,具三千威仪,八万细行。大德自何方而来,生大我慢。」师曰:「生死事大,无常迅速。」祖曰:「何不体取无生、了无速乎?」师曰:「体即无生,了本无速。」祖曰:「如是,如是!」于时大众无不愕然。师方具威仪参礼,须臾告辞。祖曰:「返太速乎!」师曰:「本自非动,岂有速邪?」祖曰:「谁知非动?」师曰:「仁者自生分别。」祖曰:「汝甚得无生之意。」师曰:「无生岂有意邪?」祖曰:「无意谁当分别?」师曰:「分别亦非意。」祖叹曰:「善哉!善哉!少留一宿。」时谓「一宿觉」矣。师翌日下山,乃回温州,学者辐凑,著证道歌一首,及禅宗悟修圆旨,自浅之深。庆州刺史魏靖缉而序之,成十篇,目为永嘉集,并行于世。慕道志仪第一。夫欲修道,先须立志。及事师仪则,彰乎轨训,故标第一,明慕道仪式。戒憍奢意第二。初虽立志修道,善识轨仪,若三业憍奢,妄心扰动,何能得定。故次第二,明戒憍奢意也。净修三业第三。前戒憍奢,略标纲要。今子细检责,令粗过不生。故次第三,明净修三业,戒乎身口意也。奢摩他颂第四。已检责身口,令粗过不生。次须入门修道渐次,不出定慧五种起心,六种料拣,故次第四,明奢摩他颂也。毗婆舍那颂第五。非戒不禅,非禅不慧。上既修定,定久慧明。故次第五,明毗婆舍那颂也。优毕义颂第六。偏修于定,定久则沈。偏学于慧,慧多心动。故次第六,明优毕义颂等于定慧,令不沈动,使定慧均等,舍于二边。三乘渐次第七。定慧既均,则寂而常照。三观一心,何疑不遣?何照不圆?自解虽明,悲他未悟,悟有深浅。故次第七,明三乘渐次也。事理不二第八。三乘悟理,理无不穷。穷理在事,了事即理。故次第八,明事理不二,即事而真,用祛倒见也。劝友人书第九。事理既融,内心自莹,复悲远学,虚掷寸阴,故次第九,明劝友人书也。发愿文第十。劝友人虽是悲他,专心在一,情犹未普,故次第十,明发愿文,誓度一切。复次,观心十门。初则言其法尔,次则出其观体,三则语其相应,四则警其上慢,五则诫其疏怠,六则重出观体,七则明其是非,八则简其诠旨,九则触途成观,十则妙契玄源。第一言法尔者,夫心性虚通,动静之源莫二;真如绝虑,缘计之念非殊。惑见纷驰,穷之则唯一寂。灵源不状,鉴之则以千差。千差不同,法眼之名自立。一寂非异,慧眼之号斯存。理量双销,佛眼之功圆著。是以三谛一境,法身之理常清。三智一心,般若之明常照。境智冥合,解脱之应随机。非纵非横,圆伊之道玄会。故知三德妙性,宛尔无乖。一心深广,难思何出。要而非路,是以即心为道者,可谓寻流而得源矣。第二出其观体者,只知一念,即空不空,非空非不空。第三语其相应者,心与空相应,则讥毁赞誉,何忧何喜?身与空相应,则刀割香涂,何苦何乐?依报与空相应,则施与劫夺,何得何失?心与空不空相应,则爱见都忘,慈悲普救。身与空不空相应,则内同枯木,外现威仪。依报与空不空相应,则永绝贪求,资财给济。心与空不空、非空非不空相应,则实相初明,开佛知见。身与空不空、非空非不空相应,则一尘入正受,诸尘三昧起。依报与空不空、非空非不空相应,则香台宝阁,严土化生。第四警其上慢者,若不尔者,则未相应也。第五诫其疏怠者,然渡海应须上船,非船何以能渡?修心必须入观,非观无以明心。心尚未明,相应何日,思之勿自恃也。第六重出观体者,只知一念即空不空,非有非无,不知即念即空不空,非非有,非非无。第七,明其是非者,心不是有,心不是无。心不非有,心不非无。是有是无,即堕是非。有非无即堕非,如是只是是非之非,未是非是非非之是。今以双非破两是,是破非是犹是非。又以双非破两非,非破非非即是是。如是只是非是非非之是,未是不非不不非、不是不不是。是非之惑,绵微难见,神清虑静,细而研之。第八简其诠旨者,然而至理无言,假文言以明其旨。旨宗非观,藉修观以会其宗。若旨之未明,则言之未的。若宗之未会,观之未深,深观乃会其宗的。言必明其旨,旨宗既其明会,言观何得复存邪?第九触途成观者,夫再演言词,重标观体。欲明宗旨,无异言观。有逐言移,移言则言理无差,改观则观旨不异。不异之旨即理,无差之理即宗。宗旨一而二名,言观明其弄引耳。第十妙契玄源者,夫悟心之士,宁执观而迷旨;达教之人,岂滞言而惑理?理明则言语道断,何言之能议;旨会则心行处灭,何观之能思?心言不能思议者,可谓妙契环中矣。先天二年十月十七日,安坐示灭。塔于西山之阳。谥无相大师,塔曰净光。

 

六、景德传灯录

《景德传灯录》为宋真宗年间释道原所撰之禅宗灯史。其书集录自过去七佛,及历代禅宗诸祖五家五十二世,共一千七百零一人之传灯法系。此书编成之后,道原诣阙奉进,宋真宗命杨亿等人加以刊订,并敕准编入大藏流通。 《景德传灯录》在宋、元、明各代流行颇广,特别是对宋代教界文坛产生过很大的影响。 

永嘉玄觉禅师

温州永嘉玄觉禅师者永嘉人也。姓戴氏。丱岁出家遍探三藏。精天台止观圆妙法门。于四威仪中常冥禅观。后因左溪朗禅师激励。与东阳策禅师同诣曹溪。初到振锡携瓶。绕祖三匝。祖曰。夫沙门者具三千威仪八万细行。大德自何方而来生大我慢。师曰。生死事大无常迅速。祖曰。何不体取无生了无速乎。曰体即无生。了本无速。祖曰。如是如是。于时大众无不愕然。师方具威仪参礼。须臾告辞。祖曰。返太速乎。师曰。本自非动岂有速耶。祖曰。谁知非动。曰仁者自生分别。祖曰。汝甚得无生之意。曰无生岂有意耶。祖曰。无意谁当分别。曰分别亦非意。祖叹曰。善哉善哉。少留一宿。时谓一宿觉矣。策公乃留师。翌日下山回温江。学者辐凑。号真觉大师。着证道歌一首。及禅宗悟修圆旨自浅之深。庆州刺史魏靖。缉而序之成十篇。目为永嘉集并盛行于世。

慕道志仪第一

夫欲修道先须立志及事师仪则彰乎轨训。

故标第一明慕道仪式。

戒憍奢意第二

初虽立志修道善识轨仪。若三业憍奢妄心扰动。何能得定。故次第二明戒憍奢意也。

净修三业第三

前戒憍奢略标纲要。今子细检责令过不生。故次第三明净修三业。戒乎身口意也。

奢摩他颂第四

已检责身口令粗过不生。次须入门修道渐次不出定慧。五种起心。六种料简。故次第四明奢摩他颂也。

毗婆舍那颂第五

非戒不禅。非禅不慧。上既修定。定久慧明。故次第五明毗婆舍那颂也。

优毕叉颂第六

偏修于定定久则沈。偏学于慧慧多心动。故次第六明优毕叉颂。等于定慧令不沈动。使定慧均等舍于二边。

三乘渐次第七

定慧既均则寂而常照。三观一心。何疑不遣。何照不圆。自解虽明悲他未悟。悟有深浅。故次第七明三乘渐次也。

事理不二第八

三乘悟理理无不穷。穷理在事了事即理。故次第八明事理不二。即事而真用祛倒见也。

劝友人书第九

事理既融内心自莹。复悲远学虚掷寸阴。故次第九明劝友人书也。

发愿文第十

劝友人虽是悲他专心。在一情犹未普。故次第十明发愿文誓度一切。

复次观心十门。初则言其法尔。次则出其观体。三则语其相应。四则警其上慢。五则诫其疏怠。六则重出观体。七则明其是非。八则简其诠旨。九则触途成观。十则妙契玄源。

第一言法尔者。夫心性虚通动静之源莫二。真如绝虑缘计之念非殊。惑见纷驰。穷之则唯一寂。灵源不状。鉴之则以千差。千差不同。法眼之名自立。一寂非异。慧眼之号斯存。理量双销。佛眼之功圆着。是以三谛一境。法身之理常清。三智一心般若之明常照。境智冥合解脱之应随机。非纵非横圆伊之道玄会。故知三德妙性宛尔无乖一心。深广难思何出要而非路。是以即心为道者。可谓寻流而得源。

第二出其观体者。只知一念即空不空非空非不空。

第三语其相应者。心与空相应。则讥毁赞誉何忧何喜。身与空相应。则刀割香涂何苦何乐。依报与空相应。则施与劫夺何得何失。心与空不空相应则爱见都忘慈悲普救。身与空不空相应。则内同枯木外现威仪。依报与空不空相应。则永绝贪求资财给济。心与空不空非空非不空相应。则实相初明开佛知见。身与空不空非空非不空相应。则一尘入正受。诸尘三昧起。依报与空不空非空非不空相应。则香台宝阁严土化生。

第四警其上慢者。若不尔者则未相应也。

第五诫其疏怠者。然渡海应上船。非船何以能渡。修心必须入观。非观何以明心。心尚未明相应何日。思之勿自恃也。

第六重出观体者。只知一念即空不空非有非无。不知即念即空不空非非有非非无。

第七明其是非者。心不是有。心不是无。心不非有。心不非无。是有是无即堕是。非有非无即堕非。如是只是是非之非。未是非是非非之是。今以双非破两是。是破非是犹是非。又以双非破两非。非破非非即是是。如是只是非是非非之是。未是不非不不非不是不不是。是非之惑绵微难见。神清虑静细而研之。

第八简其诠旨者。然而至理无言。假文言以明其旨。旨宗非观。藉修观以会其宗。若旨之未明。则言之未的。若宗之未会。则观之未深。深观乃会其宗。的言必明其旨。旨宗既其明会。旨观何得复存耶。

第九触途成观者。夫再演言词重标观体。欲明宗旨无异言观。有逐方移。方移则言理无差。无差则观旨不异。不异之旨即理。无差之理即宗。旨一而二名言观明其弄胤耳。

第十妙契玄源者。夫悟心之士。宁执观而迷旨。达教之人。岂滞言而惑理。理明则言语道断。何言之能议。旨会则心行处灭。何观之能思。心言不能思议者。可谓妙契寰中矣。

师先天二年十月十七日安坐示灭。十一月十三日塔于西山之阳。敕谥无相大师。塔曰净光。宋朝淳化中太宗皇帝诏本州重修龛塔。

 

七、《水心文集》宿觉庵记

叶适(1150-1223)字正则,学者称水心先生。他是我国南宋时期著名思想家、文学家、政论家。他所代表的永嘉事功学派,与当时朱熹的道学派、陆九渊的心学派,并列为南宋时期三大学派,对后世影响深远。 

宿觉庵记

玄觉师歌诗数十章,虽不与中国之道合,余爱其拨钞疏之烦、自立证解,深而易达,浅不可测、明悟勇决、不累于生死,盖人杰也。

既殁六百年,学者载之不衰。

所居山,延袤十里,有江月松风之胜,依而寺者十数。余亦在其下,苦疾痼,非人事酬答不妄出。他日,钱塘本然,蜀人居宽固请登焉,则山已入贵家,所存二三而已。枯茶败草,仿佛乱石中,余慨然怜之,为于绝景亭下作小精舍。寺名四字,土人但称“净光”,故重述旧事,题曰“宿觉”,使宽主之。稍种竹树,有所避隐出没,以为风雨晦明之地。而时于坊僧巷友游居其间,以招来其徒,冀遇如觉者。

呜呼!余老矣,病而力不给,惰而志不进,岂非不复知以古人自期,而遁流汩没于异方之学者哉!盖世有畏日暮,疾走猖狂而迷惑者,然犹反顾不已。余之记此,既以自警,而又以自笑也。

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嘉定二年二月。 

 

宿觉名未谢,残山今尚存。

暂开云外宅,不闭雨中门。

麦熟僧常饿,茶枯客谩吞。

荒凉自有趣,衰病遣谁言。

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《叶适集》第96页

 

 

八、《禅宗永嘉集序》唐庆州刺史魏静述

闻夫。慧门广辟。理绝色相之端。觉路遥登。迹晦名言之表。悲夫。能仁示现。应化无方。开妙典于三乘。畅真诠于八部。所以发挥至赜。悬梵景于昏衢。光阐大猷。泛禅波于欲浪。是以金棺揜耀。玉毫收彩。孤标灵鹫之英。独负成麟之业者。其唯大师欤。大师俗姓戴氏。永嘉人也。少挺生知。学不加思。幼则游心三藏。长则通志大乘。三业精勤。偏弘禅观。境智俱寂。定慧双融。遂使尘静昏衢。波澄玄海。心珠道种。七净以交辉。戒月悲花。耿三空而列耀。加复霜松洁操。水月虚襟。布衣蔬食。忘身为法。愍伤含识。物物斯安。观念相续。心心靡间。始终抗节。金石方坚。浅深心要。贯花惭洁。神彻言表。理契寰中。曲己推人。顺凡同圣。则不起灭定而秉护四仪。名重当时道扇方外。三吴硕学辐辏禅阶。八表高人风趋理窟。静往因薄宦。亲承接足。恨未尽于方寸。俄赴京畿。自尔已来。幽冥遽隔。永慨玄眸。积翳忽丧金錍。欲海洪涛。遄沈智楫。遗文尚在。龛室寂寥。呜呼哀哉。痛缠心腑。所嗟一方眼灭。七众何依。德音无闻。远增凄感。大师在生。凡所宣纪。总有十篇。集为一卷。庶同归郢悟者。得意忘言耳。今略纪斯文。多有谬误。用俟明哲。非者正之。

 

九、《苕溪渔隐丛话》

引《法藏碎金》云:“以至三祖《信心铭》永嘉《证道歌》,皆禅学之髓,初地之人,其可弗观乎?”苕溪渔隐曰:“任是千圣出来 也须退步。”

 

十、《清雍正御制 序》

古人遇时节因缘,每云言下大悟。夫言下大悟,悟不在言也。韩卢逐块,乃于言中求悟;梦到驴年,是为执指求月者。黄梅、曹溪密室夜分传衣授受,究何曾道一字耶?迨后黄梅送曹溪至九江驿边,两人共语,曹溪云:“只合自性自度。”黄梅云:“如是!如是!”夫既自性自度,则黄梅何授?曹溪何受乎?虽然,此正黄梅所授,曹溪所受也。永嘉之于曹溪,更可分明举似天下后世。夫永嘉参承,止一宿耳,故谓之一宿觉。今观其问答语,永嘉全是逆水之机,毫无顺水之意。然则曹溪何授而永嘉何受乎?不知永嘉正从此得曹溪法乳,不可诬也。盖使有一实法与人,而曰法乳,直同马生马,驴生驴耳。若此,魔外别生魔外,又如久竹生青宁,青宁生程尚,安得称慧命哉?

永嘉言句,西竺推为东土大乘论,朕披览之,嘉其修悟双圆,乘戒兼妙,自浅之深,浅深一致,实惟宗徒指南,爰加删订,刊示十方丛林焉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雍正十一年癸丑四月望日